日月風華有聲小說,在線收聽!
  孟子墨畢竟是行伍出身,身手敏捷,鉆進逍遙居側向,一直跑到后角,這才停下腳步。https://

  彎月當空,巷內雖然昏暗,倒也不至于兩眼一抹黑。

  抬頭看了一眼院墻,這石墻雖然不低,卻也不算高,孟子墨取出一把匕首,舉手狠狠地扎入石墻內,隨即手上一用力,整個人借力而起,翻上了墻頭,先往院內掃了一眼。

  這里是逍遙居的后院,廚房在這邊。

  逍遙居內客人們的酒菜全都是從這里送過去,不過已經到了亥時,半夜時分,客人們大都已經安睡,自然不會再有人需要酒菜,即使有人需要,后廚也備了一些,隨時可以提供。

  確定后院這些人也大都已經睡下,孟子墨這才俯下身子,從石墻取下了匕首。

  這匕首顯然是上好利器,月光之下,寒光閃閃,鋒銳無比。

  孟子墨行事果斷,院內無人,他雙臂一展,從墻頭躍下,落地之時,先不動彈,確定無人,這才起身,環顧四周,這才緩步往前面的正樓過去。

  玉帶河邊的樂坊,最少的也有兩層,像逍遙居這樣實力比較雄厚的,則是三層樓。

  正樓前門自然是有人看守,但這后門卻無人攔阻,除了大堂還亮著幾盞燈火,各樓姑娘們的房間幾乎都熄了燈火。

  孟子墨從后面悄無聲息鉆進樓里,他對逍遙居的環境已經很熟悉,甚至樓里打手們的分布情況也了若指掌。

  正門外至少有四人看守,一層樓左腳有一個小屋,里面平時也有四五名打手,畢竟只是一家樂坊,太多的人也不好養,有著將近十名打手,足以保證樓子里的秩序。

  這個時辰,除了正門外幾人半睡半醒守衛,小屋里的那幾人則是必然已經睡著。

  要登二樓,畢竟樓梯口,但樓梯口時刻都有人把守。

  按照樓子里的規矩,如果不是熟客又或者沒有樓子里的姑娘陪伴,并不允許登樓。

  孟子墨腳步極輕,在戰場上鍛煉了他的冷靜,而在龜城這些年,則斷練了他的沉著和機敏,在昏暗之中瞧見樓梯口守衛的那人連連打哈欠,雖然困倦,卻也不敢睡去。

  孟子墨沒有輕舉妄動,只等那守衛半瞇著眼睛時,這才悄悄靠近,隨即迅速出手,一拳打在那人的后腦勺,那人只是低哼一聲,便被打昏過去。

  孟子墨幫他扶著靠住樓梯欄桿,這才輕手輕腳登樓,到了二樓,沒有絲毫的遲疑,往左首拐去。

  樓上都是一個個房間,門頭上還掛著姑娘的花名。

  他腳步幾乎沒有聲音,直走到左首最后一間房,門頭掛著“云娃”的花名,他觀察左右,確定安全之后,這才將耳朵貼上去,屋里傳來呼嚕聲,顯然是里面正事辦完,已經休息。

  孟子墨取出一張薄薄的鐵片,塞進門縫,往上一提,隨即緩緩放落,爾后小心翼翼推開門,這才緩步走進屋內。

  屋里燈火熄滅,只瞧見正中擺著一張大床,帳篷放下來,孟子墨屏

  住呼吸,一點點靠近過去,到了床邊,輕輕拉開帳篷,瞅見里面躺著兩個人,男人在外,女人在里面,昏暗之中,看不清楚那男人的臉。

  孟子墨目光如刀,握住匕首,舉起來,干脆利落,往那男人的喉嚨刺下去。

  眼見得鋒刃便要刺入那人咽喉,孟子墨卻猛地感覺眼前一花,床上那男人竟猛地將被子掀過來,速度快極,孟子墨大吃一驚,揮臂要打開被子,卻猛地感覺胸口一重,卻是那人隔著被子踹在了孟子墨的胸口處。

  孟子墨心下駭然,知道事情不妙,往后退了兩步,被子落地,卻見對面那人身材高大,失聲道:“不好!”

  便在此時,門外忽然火光驟亮,只聽到“咚咚咚”的腳步聲響起,孟子墨回頭看時,只見從門外沖進數人,都是一身青衣,有人舉著火把,其他人都是手拿鋼刀,隨即就聽到外面傳來笑聲:“果然等到了,嘿嘿,這也不枉我一番苦心?!?br />
  借著火光,只見一人緩步走進來,身穿青色長袍,頭戴皮帽,臉上帶笑,卻正是甄侯府幕僚郎申水。

  孟子墨見到郎申水突然從外面走進來,瞳孔收縮,赫然回頭,只見自己方才刺殺的那男人赤著上身,虎背熊腰,卻是一個陌生的壯漢,床上那女人此時已經拿著抱著衣裳下了床,一臉驚恐地繞到一邊,迅速出門去。

  孟子墨目露悍勇狠色,更是握緊匕首。

  “閣下到底是什么人,為何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日月風華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九爺寵妻如命只為原作者沙漠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沙漠并收藏日月風華最新章節。

好友麻将作弊器怎么用 广东11选五走势图规则 幸运28游戏 15选5复式投注对照表 sg飞艇是什么有什么套路 必中pk10全能计划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 广东好彩一今晚开奖号码 app股票配资平台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股市加杠杆怎么收费